中國惠臺措施 對臺灣人才的省思

林 瓊瀛 執行董事, PwC Taiwan 2018-06-13

Start adding items to your reading lists:
or
Save this item to:
This item has been saved to your reading list.

會計研究月刊 2018年6月號

兩岸爭奪戰,由31條對台措施拉開新章節

今年2月28日,當台灣適逢國定假日,中國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在例行的記者會上公佈了即日實施的《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由於措施範圍涵蓋甚廣(財稅、用地、金融、就業、教育、文化、醫療等領域),共有31項,因此又稱為「31條對台措施」。

細讀措施內容,有12條明確涉及「加快給予台資企業與大陸企業同等待遇」,另外的19條措施,則涉及「逐步為台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待遇」,包括:向台灣民眾開放國家職業資格考試,提供從業資格取得和應聘便利。另外,這些措施也開放台灣民眾加入中國專業性社團組織、行業協會,得「參與中國基層工作」。

因應中國中央政府所提出的對台政策,地方單位也積極研擬並實施相關政策。由於地緣的關係,中國廈門地方政府對於中央所傳達下來的對台措施總是相當積極且有效率的「落地」,例如:針對台灣許多的流浪高教研究者,中國廈門地方政府提出範圍更廣的「廈門60條對台措施」;截至目前為止,廈門、福建、上海,以及江蘇昆山皆已透過特別發佈,對外宣佈該省市的對台執行措施。浙江、江蘇、四川、山東、湖北、廣西等省市皆陸續實施對台措施的落地。面對中國每一個省市皆可能發出具有地方特色且針對特定產業或領域的落地措施,台灣政府已經準備好接下來一波波的硬仗了嗎?

由於31條對台措施直指台灣,許多措施的態度傾向略過台灣政府直接向台灣民眾喊話、溝通,因此台灣民主基金會曾對外表示:31條對台措施不只是單純的經濟計畫,而是戰略計畫,因其涵蓋了經濟與非經濟因素。用中國政府慣用的描述便為「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與生態」五位一體,因此所謂的對台措施,背後是有政治目的,實踐於台灣企業與人才的吸引。

國家轉型的關鍵來自於人才

經濟成長與國家競爭力是所有國家共同努力的目標,而支撐兩大目標的力量來自於人才。由於科技發展與全球化的結果,以及連帶產生的國內經濟不景氣與失業率攀升,使得許多國家需透過國家發展目標的調整,力求產業轉型、產生新的成長動能。推動國家轉型所需要的關鍵人才,不同以往。人才培養難以一蹴可幾,短期內必定出現國內人才供不應求的狀況,此時,最有效率的做法為由國外引進國內所需人才。短期策略為技術移民或招收海外留學生;長期策略為透過上述移民與海外留學生長期定居於該國後所產生的外溢效應,將關鍵技術成功引入該國,並負擔培育國家未來所需人才的責任。此為中國與鄰近國家頻頻向台灣人才招手的主要原因。

31條對台措施所反映的正是中國正為產業轉型做準備。轉型的關鍵在於由依賴生產要素轉向由創新來驅動,因此中國政府需要大量的援引與結合外部人才來完成。其實不只對台灣,中國政府在這段期間也對其它國家招商引資、給予它國人民準國民的待遇。當各國的產業轉型所需人才類似時,誰能吸引到更多的關鍵人才、做好長期留才以及育才的措施,誰就能得到存續更多的經濟成長的動能與國家競爭力提升的空間。

台灣企業在中國投資的時間早,規模也大,同時與台灣產業的連結也深,中國政府的一舉一動深深影響著台灣。31條對台措施明顯的對特定產業有利,但現階段對台灣的總體經濟衝擊可能尚小,因為對台措施關鍵影響的是對台灣企業的高端技術與專業人才的磁吸,進而漸漸導致台灣的核心競爭力流失。作為一個小國,技術知識與專業人才一直以來都是台灣引以為傲且關鍵的國家競爭力之一,但台灣作為一個經濟與政治上自由的國家,企業與人才都能自由地跨國流動。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台灣的專家學者認為,31條對台措施是裹著糖衣、「窮台惠中」的政策,他們呼籲台灣政府應立法規範台灣企業將高科技研發單位將研究成果輸送中國大陸。

台灣的競爭力來自於民主社會所孕育的優秀人才

許多人才與企業,選擇出走台灣。用腳投票並非新鮮事,其依據的是市場法則:哪裡的條件比較好、誰給的優惠比較多,腳就往對己更有利的一方移動;但同樣的,也有許多人才與企業,看到台灣的美好與優勢,而選擇落腳台灣。

今年年初,微軟在台灣成立AI研發中心,並宣佈將投資10億新台幣,在台灣建立逾百人規模的研發團隊。作為全球軟體業的領頭羊,擴大AI人才庫,是微軟這類大型企業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因此微軟也承諾將與台灣的學界合作,建構完整的AI生態圈。除此之外,Amazon與IBM也大舉前來台灣進行招募並設立實驗室。上述的科技大廠看中台灣的原因,不外乎在開放與自由的風氣下,經過扎實的高等教育所淬煉出的人才,能更有效率的接受新觀念並容易被訓練、發展,另外,台灣健全的基礎建設與完整的製造業供應鏈,以及能有效保障智慧財產權的民主法治基礎,更讓科技大廠放心投資台灣。

由台灣出身人才的優秀,一點都不假,這可由其它亞洲國家頻頻向台灣人才招手可略見一二。根據主計處的統計,台灣年輕族群與專業工作者前往香港、新加玻,以及馬來西亞工作的數量逐年增加,2011年至2015年,大專以上的畢業生滯留國外者便高達7.6萬人,此為這段期間的畢業生總數的5%,而另外95%的年輕學子選擇留在這塊土地上打拼。

台灣的民主法治優勢不容小覷。除了能帶來政治的穩定外,由法治基礎所保障的言論自由為民主的形成基礎,亦為台灣的創新能力來源,最直接影響的是文化創意產業、媒體業,以及出版業。上述產業需要能自由思考、討論、發表的揮灑空間,若在創作的過程中還需考量言論審查制度,甚至提出作品前先要「自我審查」一番,無疑是對原創精神的一大傷害,同時也為言論的多元性與創新能量的蓄積帶來長遠且負面的影響。

結語 ─ 產官學攜手打造讓鮭魚願意返鄉的清澈水源地

台灣的民主法治的深厚發展、自由創意的能量積累,成為孕育優秀人才與扶植產業發展的絕佳環境。不過,企業資本、關鍵技術,以及專業人才的流動是自由的,它們很自然地會往投資報酬率更高的地方流動。離開台灣、走向世界的舞台,人才的能動性代表著能力與表現受到國際級的肯定,從中,我們必須體認以下的事實:在更加挑戰的舞台,優秀的人才方能砥礪自我,持續成長茁壯。對於人才出走,我們不應灰心喪志,而該給予祝福、正向看待。多少在台灣各產業的突破發展,都是透過從台灣出發的優秀人才,在世界走了一圈後,帶著更多的經驗與技術回饋台灣。

環境吸引人才,人才造就環境,人才與環境兩者環環相扣。優秀的人才不管去哪裡,都會是人才,因此台灣的產業界、政界、學界三者如何攜手在現有的優勢下,將視野高度由「兩岸的對抗」提升到「全球化競爭」、將思考方向由「點對點」提升到「面對面」的全方位考量,打造能吸引全球人才並做好育才與留才、讓異鄉遊子願意鮭魚返鄉的就業與經濟環境,這才是我們要持續努力的。「厚植經濟實力,壯大台灣」不該僅只是個空洞的政令口號,而是邀請你我、產官學三方合作,持續耕耘這塊土地,塑造能吸引與容納各方好手的清澈水源地。

關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