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局新興市場 稅務與無形資產管理扮關鍵角色

View this page in: English

Date of Release: 2012/01/10

2011年歐債危機尚未解除,美國也因長期財政赤字及失業率而深陷泥淖。全球經濟發展主力正在轉向新興市場,尤其是亞洲與金磚四國等。有鑑於此,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 Taiwan)自2012年1月9日起分別於北、中、南舉辦「跨國企業全球稅務管理之挑戰與機會研討會」,對有意進行重新審視及調整佈局的跨國企業,提供全球稅務管理新思維。

綜合企業各面向 發展最適營運模式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法律服務會計師廖烈龍表示,跨國企業面臨景氣寒冬的考驗,必須尋求改變,思考如何保有企業的競爭力,如何在企業原有之價值鏈(Value-Chain-Transformation, VCT)中找出優化的因子。廖烈龍指出,所得稅費用極小化已不再是稅務管理的唯一目標,交易流程中涉及間接稅之關稅、營業稅、雇主薪資稅及社會安全捐等間接稅負成本的管理、以及當地營運所須負擔的人力配置、資訊系統以及物流成本等,亦扮演影響企業跨國經營成本的關鍵角色。

廖烈龍說,跨國經營的佈局,應該以高效率的營運模式分析來主導成本效益分析。換言之,跨國企業在設計最適營運模式時,除了稅務成本外,亦應從供應鏈、無形資產、現金流量及人力資源等管理面向,來思考不同產業可發展的營運模式,以達成集團整體財務利益與股東權益極大化,並提升集團企業無形資產的市場價值。

印度巴西稅務成本高 企業宜及早規劃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稅務法律服務會計師邱文敏指出,在全球化趨勢下,金磚四國的巴西及印度,是自大陸投資後台商的另一個新視野,尤其巴西市場在科技大廠鴻海及華碩等帶頭搶進後,更是掀起一片巴西熱。然而,巴西及印度當地分別高達34%及41%的公司所得稅率,以及當地多達十餘種繁複的聯邦及州之間接稅所造成高稅務成本。此外,跨國企業在進入巴西及印度市場,應特別留意不同投資及營運模式,均可能重大影響日後盈餘匯回母公司及集團企業間之移轉訂價策略等整體賦稅成本,企業宜及早規劃因應。

在印度方面,邱文敏提醒,台灣與印度的租稅協定(台印租稅協定)雖然2012年1月1日在台灣及2012年4月1日在印度分別生效適用,不過,由於印度16.22%的股利分配稅(Dividend Distribution Tax, DDT)是在公司階段課徵,因此,台印租稅協定簽訂後,該股利分配稅仍無法減免。台商進入印度投資時,除考量台印租稅協定可能的租稅影響外,亦應審慎評估不同印度公司型態有不同的稅務效果。

跨境調整無形資產 需考量稅務策略

至於無形資產議題,普華商務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蔡朝安指出,無形資產在跨境調整時,是較常被忽略的一環,但往往對稅務造成重大影響。例如企業轉投資公司與企業母公司在研發的任務上是採取分工方式,研發成果方面,彼此必須交互授權,但權利金的支付其稅上義務不能互抵;企業母公司擬將研發成果轉出,成立IP Holding Company(IHC),但合理的轉出價格(valuation),卻沒有明確的規範可遵循。目前與台灣簽訂全面租稅協定的國家為數不多,一旦涉及移轉訂價調整,難免產生重複課稅問題。

蔡朝安強調,公司的無形資產,在不同的階段(Life Cycle)及不同的業務模式下,對於收入的貢獻以及交易的安排的合適性均有改動的可能性,既有的稅務決策也必須因時因地而調整,方能搶得先機,達到提升企業價值的全面性目標。

另外,普華永道李尚義合夥人說明中國近期的流轉稅改革、個人所得稅改革、結構性減稅等相關議題,點出中國大陸目前正進行的十二五計劃之稅務改革重點。